這兩個月以來,我忙什麼呢?

忙這個新的班級。

 

臨危授命,

來土庫第一年,我是三年級老師,本來要繼續帶到四年級,

卻在學期末6/30的時候臨危授命,

要帶五年級。

 

我很傷心,傷心的是四年級我只有帶一年,

許多紮根的工作我做的很確實,

四年級要衝了,

沒想到要和孩子們分開。

我心如刀割。

 

可是一想到五年級的孩子,

我也很心疼,

如果我沒有答應,

那就是代課老師接任。

不是說代課老師不好,只是往往一年新任期,加上要熟悉學校文化,

加上這般很特別,真的會有很多阻力。

 

於是我帶了這一班,盡量電池的我,

常常十點就陣亡,

睡在沙發上。

其中的過程我想慢慢寫出,

只是這一篇,

在10/31的今天,

我先來作個小結尾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終於,是我的孩子了。

終於,終於。終於!終於是我的孩子了!

今天滿堂,一節空堂寫完行動學習的教案、心得、感人小故事(寫得很簡略,其實很認真做,之後再好好寫,不行了)。

然後改完一週功課、訂正完。校外教學主題探討,全班還寫完一篇五百字作文。

我覺得,是我的孩子了。

什麼是我的學生呢?

當我看著某人,旁邊的孩子自然接下去:要說理由,不要找藉口!

當班長指揮若定,催著少根筋的孩子們,她說:你的是藉口還是理由;

當舊式廁所發出臭味,孩子跑來說:老師我們可以用平板研究怎麼去除嗎?

當孩子們跟我說實話:老師抱歉,我偷懶沒寫作業,我會下課補;

當學數學,會自己說明,畫圖輔佐,錯的時候也會自己在旁邊自己練習解釋一次;

當有自己獨特想法,一被罵就臭臉,總被認為叛逆的男生,被我罵,自己生氣完,跑來哭著說他剛剛在氣什麼,花好多時間畫卡片給我;

當我看著又忘記自己給自己承諾的孩子,我沒說話,到我旁邊來,他就流下的淚水⋯⋯

當桌上不斷自己出現提醒自己的便利貼,新舊交雜⋯⋯

沒錯!是我的學生、我的孩子了。終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