班級經營

帶後母班?我希望我早點知道的十件事

 

如果,你今年要帶後母班……

「怡辰老師,我今年要帶後母班,怎麼辦?」、TFT老師説:「老師,我剛去就說要帶六年級,我好慌!」、「怡辰老師,我這個班級的前導師說這個班級很辛苦很難帶,我可以先做什麼準備?」

最近信箱裡和訊息裡,已經有好多老師的焦慮的問題,感謝我曾經有過經驗,不敢說絕對如此,但如果我可以早點知道這些事,可以帶給這些孩子更多光亮和養分,常有網友和演講時老師詢問,趁此機會寫下來和大家分享。

 

後母班需要的是欣賞的眼光

曾經有老師反映過,「後母班」的這個詞有貶低的意思,其實我想這裡只是指帶班過程中,臨時更換教師,小學階段一般是兩年一輪,因此就是接任二、四、六年級導師,或是接手大家都不願帶的棘手班級。

這樣的班級,通常都有他的脈絡,接下後母班的我,當時其實沒有想太多,可一路走來,覺得受之他人者太多,想趁此機會紀錄,希望對將要面對的人、或是帶班遇到困難的老師有幫助。

 

你可以這樣做、這樣想

  • 前導師很重要:不管前導師退休還是調校,去考試還是依舊在學校轉任其他職位,這個學校最認識這群孩子近況的人,就是前導師。因此,在剛開始還沒弄清戰場之前,前導師就是最佳盟友。不管前導師離去的理由,也無需抱怨埋怨,好好感謝他並約定時間,好好聊一聊這群孩子和家長,聽他抱怨或是反省都好,多一點事實,把其他情緒性的字眼和推斷放在心裡就好,不用全盤接收。當然,輔導記錄簿、學籍簿冊、主任組長、科任老師,也別忘記帶點小點心去聊聊天。知己知彼,百戰百勝。

 

  • 甘願受:後母班帶得好還是不好,動輒得咎。帶得好,對之前同事不好交代;帶不好,對自己難以交代。不管如何,想好可以接受後果就好。除此之外,一般帶班,發現班級優點,一定大力回饋給前老師,「是前導師師帶得好」;發現有所不足,請歸咎到孩子還需要時間。任何把孩子表現歸咎在教學者身上的,對現狀都沒有幫助,只有徒增抱怨罷了。

 

  • 時間時間時間:不管人家怎麼誇獎拜託,千萬要記得,後母班沒人要帶一定有他的理由。可能是學生屬性特別、或許是磁場不合,千萬不要把自己當成救世主,期許短時間有多大的改變,這樣的期望自己和學生都是壓力。如果本著希望為學生多做一點,那一定要記得最重要的「時間」。不管彈性時間、導師時間都多多益善,盡量爭取和孩子相處時間、上課節數。我的想法是,初期情願多上一點課,也比上科任課之後要處理一堆問題好。如果只是只有教學語文數學,形同科任老師,那就別期望有太多改變。

 

  • 神隊友:導師的神隊友是專業的科任老師。不要求可以獨當一面,任何事情在科任課處理完,但基本也不能背後扯後腿,或是將自己科任課的挫敗全部歸究在導師身上。如果可以,通常孩子屬性都是比較特別,盼望可以找到教學觀比較一致的科任教師當夥伴,多些寬容和等待,否則除了孩子,還有處理不完的科任老師的情緒問題。而孩子好不容易平穩下來的情緒,更會因為有缺口而情緒更加波動,要求也不一致,反而更加情緒波動。

 

  • 專業:通常帶後母班,不管常規或是學業,都需要大量的輔導諮商技巧、專業教學技巧,不管對學生還是家長。提前準備,每天都在行動研究找路是家常便飯。

 

  • 對別人加諸在你身上的「你應該⋯⋯」加以選擇。你應該要怎樣才會怎樣⋯⋯你應該處理科任課的爭執、你應該幫忙叮嚀練習科任課的課業⋯⋯自己的課題自己做,其他裝傻會比較開心,請多增加「被討厭的勇氣」。

 

  • 不要比較:不要拿後母班和前面的學生比、不要和別班比、不要和同年齡的學生比、不要和任何有正常進度的學生比⋯⋯這樣比較快樂。唯一能比的,是和這群孩子之前比(不過奉勸還是都不要比較好)。任何孩子都是獨立的個體,拿來比較是無意義的事,還會徒增失落。

 

  • 用特別的眼光看待:後母班通常特別、不符合期待。溝通後每次推翻是有主見有創意、愛翻白眼叛逆是勇於表達自己意見,學生要練習轉念,老師也要。看到孩子受的傷、不被瞭解的失望、盼望被看見的期待,好奇地每次進行對話,鬆動我執。

 

  • 不要勉強自己、做好放棄的打算:不要「一定要」怎麼做,順勢而為,後母班不是學生和老師的事。情況會導致如此,通常和班級氣氛組成家長觀念都有關係,老師不要把自己當成救世主,把別人的人生綁在自己身上太辛苦,說真的,每個人能改變的只有自己。用減法教學,先求有再求好,前進兩步退一步也是常有的事。

 

  • 顧好自己情緒和健康:每天運動,不要勃然大怒對血管不好。帶這樣的班級是持久戰,改變和調整需要時間,身體健康和情緒穩住才能走得遠。就算生氣也是假裝,帶著長久眼光來看孩子,每天先照顧自己,才能照顧別人。這是艱辛的道路。有很多奇怪狗屁倒灶、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情。但是一條特別的路,正因為不好走,所以收穫也不相同。如果接了,不用去管abcdef的眼光,面對自己的心就好。

 

 

我常說「苦難是畫了妝的祝福」,當時接下後母班純粹是覺得也許可以讓這班孩子不用再換導師,沒想到事隔多年之後,發現,收穫最大的是我自己。因為成績低落,所以我在過程中找出最有效的補救方法;因為孩子情緒不穩定,因此我學會了傾聽和孩子對話,安穩孩子情緒;因為家長價值觀都有所不同,有些成績第一,要求孩子都要滿分,否則就是不入流,有些則是希望他活著就好,不要學習以後種田,在這樣觀念夾擊下,學會怎麼和不同家長溝通;因為孩子在科任課屢屢有狀況,學會肯定科任教師的肯定,發現對學生的圖像不一,想到怎麼在中間擔任潤滑劑……

 

過程中雖然痛苦、忙碌、溝通、輔導,像是曾經打電話請孩子起床,要面對吵到家長,因之說要到校來揍我;家長說課業不重要,國語不要教他的孩子……公立學校教師,面對各種不同的價值觀,還得要常常面對外界質疑「為什麼他們沒有做好」,但不斷的叩問、和家長溝通、和長官溝通、和科任教師溝通,發現其實每方都有不同的立場,怎麼在這些不同的價值觀中看見交集和方向,找尋可以的做法和思考,是我想做的事。

 

其實,當老師也常常是歸零的練習,不管之前的成績或帶班方式多受肯定,每隔一段時間,相處融洽和有默契、已經可以獨立的孩子,又要往他方進行下一階段的人生旅程,我們只是過客。下一批的孩子又來自不同的家庭,每個家長的價值觀又是各有不同,之前的方法又要重新重新推翻,再次來過。因此每次要接新的學生,還是如履深淵,小心謹慎,全力以赴。

如果以教師的成長性思維來看,每個班,都是上天給的新的課題。這個班要練的是和家長溝通、這個班需要學會怎麼和自我意識強烈孩子相處、這個班要學會有效補救教學……過程中難免壓力、痛苦,抱持著感恩自己仍有工作、拉長時間來看,看見這工作的意義和自由空間,感謝這批孩子陪伴相處,是一份可以成長又可助人的工作,我心存感謝!

8 / 100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